画画的,码字的,按快门的。
我爱这个世界。

子博C-ar 手帐相关

在夏末回温这天最后用一次黑莓缪斯,穿金黄柔软的T恤和露出苍白脚踝的人字拖,试图表现出符合年龄的充沛且青春。 一杯冰摇桃桃花茶,下层甜美多汁,上层是饱含性暗示的瑰丽浓红,有生涩苦味。 而将冰凉的硅胶耳机塞进耳朵,降噪开到定格时,我不得不承认,一个渴望被爱却逃避情感的人,像生活在极地的动物,太过害怕寒冷剥夺自己珍贵的体温。 曾经像独立的鲸一样被盲目信任剥去皮肉,令骨骼的高热在冰海中焚烧。 鲸鱼生活在列车中。 而我今天突然意识到,我是如此难以向外人述说我对林夕和张国荣的热爱,如此害怕遇到假装知己或是嘲讽的倾诉对象,我是如此需要一个同伴让我分享我的情感,他不苍白地摸摸抱抱,他是同样孤独的一座... 2018-09-18 1
白树森林有压抑的前调,像过分庞大的物体充斥了密闭空间,而他们偏偏将这大物定义为荒谬的杏仁饼干。你不能说这是烘焙房的那种comfort food味道,它很清楚地将自己摆在这样一个地位上:我是香精勾兑的虚假美丽。 到尾声却很有点温柔小意,甜美暄软,甚至幼稚。 18世纪的贵族少女,盛气凌人之余为茶点欢欣,白树森林是她未老先死的王国,令人生厌的梦境,可你不能否认,那种不谙世事却自恃成熟的精致造物是美丽的,讨人喜欢的。 没有什么香能压过她诡异而突兀的存在。 2018-09-18 1
上大学我带了三本书,美梦、温柔和远方。 张岱的陶庵梦忆为美梦,沈从文的散文集为温柔,再兼一本可以替换的游记,远方。 在无数的苦痛中,当我展开课本,发现我所热爱的张、沈都在目录里,忽然有尘埃落定的感觉。 2018-09-18 1
那种低垂眉目的样子,像是希望无边的情感从眼睛宣泄出来,顺着鼻梁流淌到地上,藉以稍稍散去难以承受的重量。 可是这里明明太过轻松,在太过轻松的山里,用太过轻松的洁白颜料在牛奶抹茶色的纸张上抄写着「桂花」、「黑糖」……不点灯的小店里,琴谱和海报在发黄,吉他的弦在颤动,而钢琴仍做着午后必备的假寐功课。 这家店少有地不卖天灯——那是什么意思呢?完全没有想要祈求的事情吗? 细思又那么令人矛盾:假定两三指弹是为了招徕客人,而真有我这样的人被摄住心魂,在门檐下挑中一张柔软矮椅,视线巡过记录菜单的小纸,信口报出有缘的一条,男人势必要停下低吟,用刨冰机苍老的喟叹来替代我原本驻足的目的。 我是否要为此感... 2018-09-18 1
我只是想要在所有的迫不得已的人生中,尋求三個月的自由;我也希望我能做出一點貢獻,把不一樣的帶到大家眼前,讓不一樣的意識到自己不一樣也沒關係。 我想把我看到的星辰與深海,飛鳥與游魚讓更多人看到,我想讓不知道極光和白夜的人們接觸造物的驚奇,我想獻給世間一組時間靜止的加拉帕克斯島嶼,最後一头象龜緩慢跨越流水,企鵝蹣跚路過火山,沙丁魚群在浪下徘徊,一百只喙不同的鳥穿梭于游雲之間。 那時他們會知道,企鵝和火山真的可以共存。只要造物想,任何事情都能實現。 2018-09-18 1
伊藤园让我想起…… 玻璃瓶的抹茶星冰乐。 过分甜腻。 芝士块缓慢融化,奶酥跌落在金色灰尘漂浮的光柱里。 每一个沉默的会意的对视。 栗蓉滑下提拉米苏,镜面巧克力给指尖留下暧昧痕迹。 2018-09-18 1
负能量预警) 记录一下我的失恋。)我真的好喜欢解雨臣。可是现在不管到哪里原本属于他的地方都是另一个人。曾经一起刷的朋友也一个都不剩。那么多人都说是大势所趋了,到处喜气洋洋,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不接受。曾经每天签到的贴吧早就没有打开过,最青春时追的同人也随着太太们的放弃而消失,现在首页还有谁是眼熟的呢?第一次听说语c,第一次写同人,第一次画同人,第一次买周边,第一次买小说。满满的,全是你。那时候我们还是热坑,国内的燃战从来都要把四个角色排到第一二三四名,每天每天通宵在各种贴吧网站刷等级就是为了送他们登顶。现在没有了。取关他算不算取关我的青春,我最怀念最珍惜的时光,这个时候也要一起埋葬。我希望我心爱的人停留在记忆里... 2018-07-18 1
2017-12-30 7
2017-12-23 14 2
五十问之三十二 蓝莓班拼文 三十二 應召妓與嫖/客 陳廣榮x徐有綾 BGM:油尖旺金毛玲 一個bg故事,很久不寫BG了,也不知道他們談起來是怎樣hh大約是甜甜甜吧 三觀超爛。 文很短,簡介一下人設,陳廣榮是廣東到香港工作的一枚正直男青年,徐有綾是從廣東到香港的吧當妓的一個女學生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“老闆好靜啊,唔開三?” 陳廣榮手心一層汗,沖她笑下,道:“冇。” “唔常來?” 他沒有立即接話,閃燈照不到地方漸漸有淫聲作響,偶爾光閃過,別的某男子身上粘著個雪... 2017-08-11 4 3
→京城淮少爱上我←蓝莓班淮all联文 →没什么必要的设定:京城淮少x应届生小记者【♂】 双箭头,长期床伴变情人。 大约是小记者在阿富汗失联两个月,暴躁的淮少决定剥夺他离开自己视线范围的权利,于是筹划了在香气中告白的狗血场景。 两个第一次谈恋爱的成年男性的告白片段。 我不管,此tag苏爽雷。 我爱淮少。... 2017-04-07 9 5
2017-02-08 6 2
▹[昊郭昊]一则细短软 老流氓的细短软傻白甜坑王是我。强行更新。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。昊郭昊多好吃啊!!新年再飙车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九月底,两场台风,暴雨接连着下,正午的天也昏昏沉沉。 所有人都心不在焉,已经是长假前的最后一天了,下午也没有大课,讲台上有两个女生在做王晨光的地理作业,小声争执秦岭淮河一线的走势。 史地班的日常。 鸭屎绿的门不堪温柔对待,发出垂老的一声喟叹,先和雨声一起钻进门的是一撮呆毛,然后是一头乱发,那种刚从大风里走过一遭的燕子的样子。G颇为狼狈,另一扇鸭屎绿的门上贴了「走前门」,而前门在漏水的天花板边上,好像设在瀑布旁边,楼里下的雨下得比楼外大。 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好像永远修不好的投影仪... 2016-12-25 5 3
2016-01-03 34 12
2015-05-16 1
2015-04-05 5 2
2015-04-05 11 2
TOP

© 焦糖玫瑰盐奶盖 | Powered by LOFTER